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大学难批并不荒唐

[日期:2010-12-28] 来源:政治组  作者:秦兆成 [字体: ]

南科大走慢点,办教育最磨性子,只争朝夕不成

中国青年报副总编    刘健


    筹建中的南方科技大学公布了其首届招生方案。朱清时校长显然决定一个学期都不再等待,寒假里就招起一班学生,春节过后就开学。
    朱清时校长一再感慨,“不亲自去组建一个学校,就根本不知道中国有这么多教育的规章制度,不知道卡得这么死。”的确,按照国内的规定:要想创办一所新的高校,只能先办大专或学院,若干年后办得好者,评审合格,再升成大学。然后再一个个地申请硕士、博士点,几十年后才可能建成一所研究型大学。由此看来,教育部对南科大已经是“特事特办”了。
    当下的舆论对南科大给予了高度同情,把矛头指向了繁琐的审批。但设立大学,外部的审批是必不可少的。
就拿被深圳市委以及南科大视为参照的香港科技大学为例,它迈出相同的“第一步”用时5年。其首任校长吴家玮教授,1988年就到任,3年后才算把这个位置坐实。而香港科大筹建委员会则在1986年就已成立运作。这在香港教育史上已经是“大跃进”的速度了。
   据香港科技大学校史记载:1986年初,建校筹备委员会成立。他们致力“要在短短8年内”,建成一所实力雄厚的新学府。后来,筹委会把落成日期提早至1991年。凭着冲天干劲和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梦想一一实现。
     在香港9所冠以“大学”称谓的高校中,“小九”树仁大学——唯一的私立大学1971年创立,当了35年“学院”,直到2006年底才获特区行政会议通过转正为“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前身为香港浸会学院,1956年成立,1994年升格为“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的前身为城市理工学院,1984年成立,1995年正名为“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前身为“香港官立高级工业学院”,1937年成立,1994年后改称“大学”。
   相比之下,南方科技大学于2007年开始筹建,至今方3年。朱清时校长去年9月才到任,至今方1年零3个月。实事求是地说,不慢。
    大学难批,中外皆然。在这方面,香港深受英国影响。在英国,University的帽子也不是谁想戴就能戴上的。英国共有100所左右大学,其中私立大学仅两所。今年,一家提供法律和商业管理课程及培训的BPP职业教育机构(BPP Professional Education),正式获得英国商业、革新和技能部授予大学学院资格,从而成为自白金汉大学之后、英国三十多年来第一家获批更名的私立大学。也正因为创设“大学”甚难,所以我国赴英的小留学生们,只要进了叫“大学”的机构,教育质量就基本有了保证。在英国,垃圾“学院”不少,但垃圾“大学”一个没有。
    放眼全世界,办学完全“自主”、行政门槛形同虚设的,可能只有美国。美国办大学实行“注册”制而非“许可”制。你愿意办“西太平洋大学”或者“宇宙大学”,掏几十美元注册一下就成,你愿意办学制只有3天的博士学位班,也由得你。但你的毕业证得好用才成。
    美国把办学资格认可的权力交给了社会中介组织,由专业机构对大学的办学实力与办学质量进行评估。社会评估的严格或曰繁琐程度,不见得低于、很可能还高于行政评估,因为社会评估机构完全凭信誉吃饭,不能砸自己牌子。而评估的一个重要尺度,无疑就是“时间”。办学水平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朱清时校长痛恨评估,恐怕只有在中国的语境下会得到同情,毕竟,那些“证照齐全”的大学不知道有多少根本达不到“无证驾驶”的南科大的水平。
    但百年树人,办教育是最磨性子的事业,只争朝夕不成。如前所述,香港科技大学的“一步到位”也只是个比喻。它建校仅用了短短5年;正式挂牌以后到建成一流大学,一般认为仅用了10年左右时间。在习惯了“深圳速度”的地方,人们可能很难接受一所大学怎么就千呼万唤也出不来的现实,尤其是这所大学还被赋予了回答“钱学森之问”的使命。其实教育就是如此,着急不得。我期待着朱校长的办学目标早日实现,也呼吁人们多给朱清时校长一点时间,至少像当年香港人给予吴家玮校长那么长的时间。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