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贵在求实

[日期:2008-12-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北大附中副校长 程翔 [字体: ]

 

——读《校长的特殊使命》有感

 中国的校长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职业,而中学校长又往往是比较尴尬的职业,当一个好的中学校长实属不易。过去,我读过一些中学校长写的著作,可谓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最近,我读了胡百良写的《校长的特殊使命》一书,又一次感受到这一点。然而,最突出的感受还是一个字。

  首先,作者讲的道理实。南京师范大学附中是一所百年名校,桃李满天下,英才遍全球。一般而言,这类学校的校长比较容易唱高调、发宏论,但《校长的特殊使命》这部书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道理。比如作者写道:

20世纪90年代,每年高考达到大学本科线的学生都在95%左右。但我们清醒地看到,这一类学校升学率高的决定因素是生源比较好。那些所谓三类学校,如果有我们这样的生源,同样可以有较高的升学率。如果把他们的生源放到重点中学,照样不会有这样的升学率。因此,仅升学率这一点,不能完全反映重点中学的办学效率。

  讲这样的话需要头脑清醒,需要一点勇气,但这样的话会引起非重点中学校长和老师的共鸣。我与非重点中学的老师有较多交往,深知他们都很敬业,业务水平也不低,有的甚至出类拔萃;我也接触过非重点中学的很多学生,他们的整体水平与重点中学学生相比有较大的差距。两类学校学生差距之大,有时是难以想象的。正因如此,我才由衷地感佩胡百良站在全局的高度讲出了实实在在的道理。

作者对应试教育成因的分析是实事求是的。作者写道: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都有很大的发展,但是两者并不是同步增长,高等教育的发展远远落后于中等教育的发展,这就带来了一个突出的社会矛盾:一方面是高中毕业生升学率愈来愈小,另一方面是人们对接受高等教育的要求愈来愈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争取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激烈竞争出现了。这种竞争,反映到对中学的要求上来,就表现为一种升学压力,出现了以升学率的高低来衡量中学教育质量高低的社会倾向。

从中肯的分析中,可以看出作者对片面追求升学率现象既理解、又忧心忡忡的复杂心理。我经常看到,不少校长满足于多培养几个大学生,面对不断提高的升学率沾沾自喜、自我陶醉,却看不到成绩背后所付出的沉重代价。而胡百良不是这样,他不仅很清醒,而且忧患意识很强,并高瞻远瞩地看到了高升学率背后所隐藏的危机。我一直认为,能看到危机抓升学率和看不到危机抓升学率是不一样的,虽然两者都把升学率看成是关系学校生存的大问题。但是前者一有机会就给师生创造健康、和谐发展的条件,后者则急功近利、缺乏远见。胡百良在担任校长期间,充分利用学校的优势,从不给老师下达升学指标,从不单纯以考试成绩奖惩教师,减轻了师生不必要的压力,全面贯彻了教育方针。实事求是地对待升学率,是作者求实的具体体现。

作者对学生负担的论述,也是很实际的。他看到现在的中学生早晨6点起床,晚上9点多才回家。做不完的作业,应付不完的考试;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刻苦学习变成了痛苦学习;运动少、体质弱、近视多、负担重!因此,胡百良呼吁:升学率合格率成才率

我想,只有具有高度责任感的人才能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充满忧患意识,只有真正懂得基础教育的校长才能着眼于人才成长的全过程。

其次,作者干的事情实。读完全书我强烈地感受到,胡百良不仅是一个敢于说实话的人,更是一位敢于办实事的人。制度落实是中学管理的重要一环,胡百良在书中附录了很多学校的规章制度,《南京师大附中学生文明行为规范》、《南京师大附中高中学生素质考核评价表》、《南京师大附中创建文明班级检查评比办法》、《南京师大附中文明教研组考核标准及评比办法》,等等,这些规章制度从实际出发,注重实效,可操作性强,渗透了他的许多心血,体现出他努力探索中学管理有效途径的一种实干精神。

胡百良办实事还体现在课程改革和实施分层次教学上。南京师大附中是比较早尝试课程改革和分层次教学的学校,在国内产生了一定影响。作者认识到,教学体系是由学制、课程、教材、教法、教学手段和评价考核等要素构成的,而课程计划在整个教学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我国的普通高中长期以来课程结构单一,只有必修的学科课程,无法实现全面提高素质、突出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的培养目标。所有学生学习同样的课程,无个性特长的培养。这是我国教育目标单一化的反映,不仅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也违背青少年生理和心理发展规律。基于这样的教育理念,作者和他的老师们将课程进行了重新设计:

从实现教育目标的宏观途径来划分,学校的课程可以分为:学科性课程——主要通过课堂教学形式进行,并有一定的理论体系;活动性课程——以学生参与实践活动为主;环境性课程——以潜在形式达到教育作用,主要指校容、校貌、校风、校纪。

从教学内容来分,可分为:人文学科类、自然学科类、体育艺术类、生活技能与职业技能类。

从统一性与多样性的方面划分:必修类、必选类、自选类。

  分层次教学一直是南师大附中的亮点,对全国中学的教学改革产生了一定影响。有不少中学仿效他们的做法,学其精髓者有之,学其皮毛者有之,打着分层次教学的旗号搞重点班、变本加厉抓应试的也有之。而南京师大附中的分层次教学,则是基于对人的深刻认识及对学生个性差异的高度重视而进行的科学改革。作者说:

我们不能把对人的基本素质全面发展的要求,与发展个性对立起来。具体的人都是有个性的。有个性就会有差异。学生的差异不能简单地等同于优劣……传统的优秀生生,都只是从文化学科成绩来划分的,这种标准并不科学……现在有些被传统考试淘汰的学生,并不都是低能者。

南师大附中从班内分层、课程分层、班级分层三种模式上进行了可贵的探索,通过分层要求、分层指导、分层训练、分层考评等途径,使各个层次的学生都得到了应有的发展。

我感到南师大附中的课程改革和分层次教学,与其说是大胆创新,不如说是敢于办实事。因材施教的思想和实践,早在孔子时期就有了,属于中国古代教育思想的精髓,只是后人继承发扬得不够,应当深刻检讨。再者,很多国家的课程结构比我们科学,分层次教学已不是新鲜事物。我们面对世界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大趋势显然落后了许多,如果再不清醒,就要被淘汰了。能够从学生实际出发进行教学改革,不是办实事又是什么呢?从这个意义上讲,胡百良确实是一位敢于办实事的人,是一位讲科学精神的人。

说实话、办实事,实际上就是真正按照教育规律办事,一个校长要想按照教育规律办事不是件非容易的事情。因为在我国外行领导内行,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现象还大量存在;做表面文章、弄虚作假、互相欺骗的事情并不少见;今天评这个,明天选那个,搞得校长穷于应付,静不下心来抓教育教学。可以想象,胡百良按照教育规律办事,一定遇到过很多困难,而他一定具有克服困难的勇气、能力和智慧。

  胡百良是一位前辈,他结合自己多年治校的经验写成此书,给人的启发是多方面的。捧读《校长的特殊使命》一书使我获益很多,我希望中学校长都看一看这本书。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能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办事,如果我们的校长都能坚持说实话、办实事,那么,素质教育到来的那一天就不远了。

(北大附中副校长 程翔)

  《中国教育报》20061212日第8

 

阅读:
录入:xingz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教师要警惕那些赞美
下一篇:教育的真爱、假爱与错爱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